青春不老|年月还好|幸福尚早|有你...真好 MSN:jencal74831@hotmail.com
  • 迷戀 - [妙想天開]

    2009-06-24

    你是假想敵,所以愛上你...

  • 哈皮 - [心情寫真]

    2009-03-15

    我以為,別人快樂了,我也就快樂了。真的。謝謝。

  • 靜寂 - [心情寫真]

    2007-12-16

    要多神奇就有多神奇。剛剛還在上海與寶貝兒們調侃,幾小時后之后已經一個人悶在屋子里繼續我的“宅男”生活了。上海的時間總是凝滯的,享受在午后的落地窗前看風景,陶醉到睡著,這算不算是一種快樂呢?真不想因為做夢被工作的困境打攪到噩夢驚醒,還好,醒來之后還是那片凝滯的陽光。

    可飛機降落就意味著一切重回軌道,忙碌、靜寂、思念依然是我的全部,忙著怎么都逃不開也不想再逃避的工作壓力,靜寂在每個孤獨還要放掉困窘工作的夜里,思念著遠方和不遠處的親愛的你和你們呢...生活就是要一個人撐下去,還遠且真實。

  • 像船有海 - [心情寫真]

    2007-12-02

    愛,像船有海。這愛的注解很真,很真。被感動著。

    被你感動著,是我這輩子的幸福。那一句,你說“是我不對”,我淚框濕潤,麻木了半生的眼睛還會有淚,你知道嗎?真的希望我就是那片海,而你就是我懷抱中的那只小船,我不放你走,是希望你能快樂著。但我知道,我的懷抱只有片刻的溫暖,但要你知道,我這片海其實一直都在呢。

  • 變質 - [心情寫真]

    2007-11-22

    如果,如果哪天發現不愛我了,麻煩你一定要告訴我...

    離開我之前,讓我明白。雖然我一直都愛你,即使總是不能讓你滿意。

  • 好多情緒都是從一句話開始的,但一開始就難以收場。真不想這樣,不要再你身邊無聊的歌唱,看你情緒高漲、看你搖搖晃晃、看你背過去倒頭就睡的境況,這些與我好像都不太搭界。然后,看著你熟睡的臉龐,我還是那么疼惜你的衷腸,打消一切無聊的思緒。最怕你不理不睬的模樣,最怕你埋怨的語狀,我會隨時崩潰。我的好不好,但愿你知道。要你知道,我會一直在身旁。
  • 最近的生活算不上是不快樂、不輕松、不愜意,但是總覺得很多習慣總讓我不適宜,又該被某些人罵生在福中不知福了,沒轍,每段生活都會有些小如意+小不如意,當你既定的命運帶上了習慣的砝碼,你可就危險鳥!隨便發發神經病都是個不錯的建議。JC仙僧就發來“神經提案”邀約鄙人參與,思潮跟著JC開始發神經,JC希望有興趣的潮人找些好玩的想法做一本有想法有創意又好玩的電子雜志,現幫忙征集潮人參與,只要你有好想法,不妨來說說以泄心中夙愿。

    +++++++++++++++++++++++++++++++++++++++++++++++++++++++++++

    關於名字“發神·經”
    發神·經。fashion Mag。可以意為是fashion的諧音,可以意為是代表發癲,一種癡線精神,可以把路走得很文藝很低調,也可以很時尚很後現代,可以把“經”等同於“京”(它來自北京),也可以把“經”理解成每月來一次。

    參看http://johncharles.blogbus.com/

  • 二更天,十四楼顶的窗台,没有窗帘,刚刚涉足秋天的夜的一只脚被挡在窗外,不让它进来。房间里,还是温存着夏天的余味,空调依然无止境地工作,做最坏的打算迎接自己即将到来的下岗厄运。主人的房间还亮着,哪怕临街的窗口只剩下这一盏灯,夜静得安详,就算还有时而飞驰而过的运煤车。街边的房子不是人住的,却难得容易欣赏窗外的月亮,今晚云层太厚,连传说中易见的流星划过都没有机会看到了。怀念那时的月亮,没有灯光笼罩的海边,远处点点星光的渔火,除了令人心旷神怡的星闪闪,还有月亮,远远的挂在空中,红色好像烧着了,还有那些怀揣着很多小感情的我们就在下面,过着属于我们放空的时间。

  • 那一刻,我深刻知道,你,愛我那么多,我只想真心的說,對你的愛,真的謝謝你。

    你讓我人生有了新的目的,新的開始,這一件無條件的至誠的奢侈品,我對燭光許愿,我們的愛會幸福,直到永遠,真的。不在乎它的價碼,我最在乎的是你的一顆真心,對我已經足夠。最開心的一個晚,有你一直在我身畔,你的溫度,你的所有,是我的所有,有你,是我一生的幸運。這年生日,有你不僅僅是“足夠”,因為你,我才感覺到幸福的所在。

  • 感動那一晚 - [弦外之音]

    2007-06-04

    雖然沒有到感動得想哭,但是我知道,我心里的那根神經被觸動了,很久,很痛...

    他絕對不是什么偶像人物,卻儼然是一個小小的超人兒。舞臺下面對面的交談都是一個懷揣著音樂、文字以及思想夢想的年輕人,舞臺上卻突然變成一個星光熠熠的星星,雖然他一直不愿意做一顆隨波逐流的星星。他說要給北京一個驚喜,真的不同,每一首歌都精心聯奏,有自己也有不是自己的而變成自己的。他找了十年依然沒有找到的屬于北京過往,那“冰糖葫蘆”變奏曲聽的人心馳神往;他說真是希望這是自己寫的歌卻一直都不能成為自己的,所以一定要唱出來,老狼的《虎口脫險》,齊豫的《覺》;李宗盛一直是他心里的一個結,不是偶像卻一直難以放下,誰讓他就這么一直影響著他的音樂之旅,于是出自宗盛大哥的陳淑樺《給所單身女子》、潘越云《飛》成了當晚的心水;最讓人心之一動的那根神經就那么輕易被觸動了,齊豫的《飛鳥與魚》、齊豫&潘越云《夢田》,可能就是潘越云的聲音一直縈繞心頭,才第一次出現了嘉賓,來自北大的“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像極了潘之美音的殘疾小娟與他優美合音仿若空谷幽蘭綻放;屬于自己的歌太少,他說過“開演唱會就是要唱別人的歌”,不是玩笑,他做到了,《讓我在雪地上撒點野》(崔健)、《moon river》、《鄉間小路》(劉文正)、《但愿人長久》(鄧麗君or王菲)、《愛的代價》(張艾嘉),太多神經都被他撩撥;別人穿過的衣服,他依然拿回來自己穿,穿成自己的樣子,《謝謝儂》(陳奕迅《謝謝儂》)、《by my side》(孫燕姿《遇見》)、《月光燈》(孟庭葦《琥珀》)、《開始愛》(蕭亞軒《muisc redio主題曲》);沒有安哥,他還是哭了,以為他就是個快樂的小人兒,因為《未完舞曲》,因為《與你共枕》,因為《重回布拉格》,還有《The best is yet to come》,這些都是應該唱出來的,也是一定會感動的,于他,以及一直讓他伴隨好多年的我們......他走了,沒有絲毫地猶豫,終成未完的舞曲。

    猶記得這次預謀多時的約會,猶記得這份感動,猶記得他的名字——林一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