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老|年月还好|幸福尚早|有你...真好 MSN:jencal74831@hotmail.com
  • 我的 人間 明明的 四月天 - [心情寫真]

    2007-04-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encal-logs/5205846.html

    這個四月,起起落落。經過的事,以及經事的人,等同春天乍放的新綠,暖或者寒,然后爆冷、爆熱。

    明明有緣,原來竟是一個錯失,錯不在我,如同ChetLam那句話感觸頗多: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上天注定。錯失了一個明,趕赴下一個約會,那個唱著“NANANANA”的明哥哥,那個注定了相同相貌卻不同命運的兩個女子的命運的光影傳奇《明明》,我的四月天脫不了“明”運。一時之間站在山頂看風景,看到了天涯海角、海闊天空,卻看不到明天的光明;然后,頹然墮入黑暗之中,走不出來,辯不明方向。

    不是預期的到來,讓我有幸感悟《人間》的種種。正如李銳所言,重述并非他所愿,卻是一種因緣際會,白蛇來到人間不過是求得一個做人的愿望,即使種種磨難嘗到盡,都敵不過人的責難,即使轉世怎成為人,都逃不過一個“劫”字,了卻了一段塵緣,卻難了三千年換來的一段真,什么叫海枯石爛不變心,終于明白。人間,兩個字很難寫。如我,如白素貞的濃烈或者何秋白的淡然,如許宣的懷戀或者梅樹的纏念,如粉孩兒的夢游或者香柳娘那句“一如不見如隔三秋”的魘語,還有小青毫無欲知的被愛所害。估到了結尾,卻想不到過程的艱難,以后未來的預料。我又何嘗不是呢?

    突如其來的約會,他們的到來讓我有了片刻留白的暢快,我好喜歡。袁泉如詩般的唱歌,孤獨的立在自己營造出來的美景之間,她選擇了較少人走的路,以及用孤獨的強調讀著讀過的詩;周迅精靈般揮灑著她的魅,黑色的妖魅,白色的精靈,已經不是原來的隨性小孩;明哥華麗的突然現身,蒼老依然掩飾不了他的妖,搶走了一切風頭,還是那平淡卻高貴的絕世;一峰純粹得像個孩子,傻傻的天真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文化工作者,訴說文字、思想、旅行、音樂的普通人的真實生活。最愛,如斯。

    有幾個人間的四月天?這一個,略顯不同,跌宕起伏,我的人間,明明的四月天。注定了一些,相戀不如懷念。

    分享到:

    评论

  • 呵呵~我也是那么爱他们~



    1号早上到北京,有机会找你!呵呵~

    我还有你的手机号,不像前几回总有人说怎么都不早说啊 来北京!这回就事先通知,恩,到时候收到我的消息别太意外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