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老|年月还好|幸福尚早|有你...真好 MSN:jencal74831@hotmail.com
  • 最后的秋天 - [心情寫真]

    2005-11-12

    听说第二天就立冬了,那天就是2005年最后的一个秋天...

    被cooper临时拉到遥远的798采访我“青春不悔”的音乐偶像小柯,就像他所言,他并没有“别人想像中的那么老”,原来我们是同一个年代的人,他不过是比我早经历了三个春秋,但是就是这三个纯情已经令他早生华发。

    那个美好的秋日让人流连忘返,不仅仅是和小柯老师意犹未尽的畅谈,还有那犹如暖床的满眼黄叶,以及幽静地坐在798恬静的Cafe Bar,难得的偷闲竟然来得如此突然,突然的悠然竟然如此温暖。喜欢这样的秋日,即使是最后的一天...

     

  • 每个人都有一个爱床的理由,每个人每一天都有一个爱床的理由,每个人每一天无论早上或者晚上都有一个爱床的理由。爱上别人的床不知道是不是一种罪过,但是那一晚,我就是爱上...

    【second night:“老三届”·恋床】

    难却sam的盛情邀请,晚上我住在了sam VS eno的可爱小窝。哪里有一张属于他们的大床,还有一张,那夜,属于我和蒜蒜的。^-^

    我问蒜蒜:你多大?或许是自信心作怪,我得到了我一老的答案“我比你大”!我满意之后,装作不屑:谁能比我大?我是7X年的。

    哈哈,原来我7X,eno7X-1,蒜蒜7X-2,蒜说终于找到70后的同龄人,亲切感倍增,我也仿佛见了亲人一般。甚至连在吃饭的时候领我崇敬感倍增的eno以随着年龄的公开而令我们缩短了距离。于是,“老三届”就此成军。

    电视上播放着老版的《京华烟云》成就了我们“老三届”的热门话题,提到新版《京华烟云》中的桂姨的扮演者竟然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几度夕阳红》中扮演晓彤的赵永馨时,总算是找到了共鸣,70后就是比80初的孩子好沟通。sam心目中的天蝎闷骚男eno在“老三届”的氛围中终于冲破“闷骚”look,原来是没有共同语言;蒜蒜也并非文字中一般理智,反倒是一贯的八卦娱记般的感性,和我大名鼎鼎的“宣传谣言”倒是有一拼。反倒时一贯可爱青春小无敌的sam成了个闷蛋,面对只有属于“老三届”的话题对他几乎是天方夜谭,或许是被白天的文字搞懵了,醒不过神是一方面,插不上嘴才是关键。

    sam变成了乖宝宝,为了第二个凌晨即将启程的武汉之行收拾行装。蒜蒜为我倾读大S前一晚关于对我的文字,大S说我眼中有城府,奇怪,像我这样没心没肺的人居然还被人看到城府,实在汗颜!eno和我在热话之后,相知相识的抽着烟,“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们漫无目的地吃着冲楼下小超市买来的无数小零嘴。

    It's time to go to bad.  sam说:要不你和蒜蒜税我们的大床,我们睡沙发床?真是个贴心的主人。我强力推说:够了,我们都是瘦人。看看蒜蒜略微发胖的身材,我知道我的话有些“那个”。sam拿出一床被子,问我“够吗?”还用问?我哀怨地看着他,毕竟男男授受不亲,再说我又喜欢“裸睡”。于是,他又拿出一床被子开始套被罩,我本来想帮忙,但是觉得会越帮越忙,于是放开受让他自己来,sam盯着我,“你们欺负幼童。”好一个“幼童”,那玩得sam真的像个“幼童”,以前怎么没有觉出来?

    上床睡觉,sam摘了隐形眼镜换了镜框,看起来不像我所认识得sam,很文气、没有笑容、有些不安...

    说起眼睛,四个人都近视,eno和蒜蒜是很明显的镜框,我和sam是不明显的隐形,eno 500度、蒜蒜350、sam 450、我850,原来一屋瞎子,就算是裸睡都看不清!

  • echo说:谁会在这样的店里买东西呢?

    niko说:人家还以为你在做广告呢!

    泡泡说:你不知道我从来不喝可口可乐吗?

    可是,我还是买了很多,对于这家只出现在上海的cocacola专门店实在令我流连忘返。于是我毅然的投下了400大元钞票,拎走了一袋子的cocacola标签的礼物。李午,自然是送给别人的,只要他喜欢,我就开心,虽然他不喜欢可口可乐。

    【second day:coca PK muji·老三届之春】

    作别了假借之明的滚是Mayday旅行团,悠闲的游荡在不熟悉的上海街头,有种不安全感却难得偷闲。接到niko的短信“淮海路香港广场见”,上次来上海去过那里,echo和我约见leeloo的地方,想想,已事过境迁,香港广场,却熟悉在眼前。

    以为可以在KFC落座,没想到和北京一样,上海中午的KFC依然人满为患。往前走,往前走,咦——一家Cafe,名唤作MoonBean,已经好久没有喝咖啡的习惯,环境倒是优雅极致,人不多,和KFC反差强烈,人怎么就这么喜欢凑热闹?于是,坐在了waiter给我选的座位上,niko短我“真聪明,你怎么就知道我要带你去那里?”不明所以,按照他的指示看到了某个中年男子,背对着我,看不清楚!niko迎面我坐下,原来中年男子就是他提到过的leon,才知道原来MoonBean即将关门,于是多留恋了几眼这个看上去很美的Cafe,原来我的作为竟是leon的御座,失敬!

    下午的时光是最好的时光,微风、微凉,以及向导niko的陪伴,一路闲谈以及一路好风光,著名的人民广场我爱,看到路边云门舞集的《红楼梦》的海报遐想着如果多驻留几日该多好,沿途找到了上次来上海留下歌声的K房“帕多瓦”,心里戚戚然!niko真是个好人,感冒已经烦扰了他多日,虽然脸色苍白但是依然坚持着陪着我这一趟,心又不忍!

    发现了心仪的法拉利专门店,没有胆量进入,我知道我花钱的习惯。看到了cocacola专门店,走了又回来,看到那些我喜欢他也会喜欢的东东,心为所动,快生日了,送他些什么呢?这个好、这个也好!眼花了,于是钱包扁了一下下。但是我知道,他会好开心地对我说“谢谢”~~

    下一站,MUJI。终于到了我心目中的“无印良品”,所有的东西都很漂亮、很干净,但是价格昂贵。只买下答应了bingo club的名片盒,但小V的使命没有完成,从头转到尾,还是最中意带有透明笔带的24支水彩笔,muji是muji,中意是中意,但不知道我的心水是不是小V的那杯茶?

    累了,于是转站sam家。家里人多,但真的好象个家,我也感觉是回了家。可能是乱的感觉吧!eno正在闹头疼,sam谢子写得懵懵的,蒜蒜还沉浸在巴金的哀悼之中,只有我和niko两个闲人,niko回了家就好象个可爱的主妇,倒了清水给我,没有人顾得了我们,只好自顾自。-0-

    没有人把我当外人,我就更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在“我家”吃饭是我一早来的时候就订好的,大家在吃晚饭之前似乎都没有力气说话似的,连后来的jimmy也好像是被冻坏了。

    冷场过后,当然是热热闹闹的吃饭。dasiy和echo依然出席捧我的场,席间发现原来sam在有eno在场的时候就是一个乖宝宝,害羞的一言不发,还和我狡辩说是写字写懵了,我相信...才怪。

     

  • 相知的美好 - [心情寫真]

    2005-10-20



    那是青春 诗句记号

    有时候,幸福是惊喜了,一早醒来看到了SAM从青岛发来的明信片,心里的幸福感油然而升。相知的美好...

    不仅仅是这一张,Yuki说她第一次去了云南,怎么也要给所有她值得怀念的人一个纪念,于是在经过漫长等待之后,终于看到了云南...